皮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皮靴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我们家的老女人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4:45:57 阅读: 来源:皮靴厂家

电影叫个《庐山恋》,在村部我又看见他了,就站在我旁边,电影里一男一女亲嘴了,我拉了他的手……

我妈不像个女人

那个时候,我和妹妹一直不喜欢妈。

说话粗声粗气的,走起路来像是一阵风,吃饭时嘴巴吧唧着响,就连睡觉也打呼噜,这哪里像是女人啊?

明明刚看到她在菜园子里浇水,一转眼,她却在稻田里除草,就连雨天,她也不落屋,一准坐在牛棚里整理稻草,编草垫。这种草垫镇上供销社里收购,一张五分钱。

只有当她安静地坐在那里编草垫时才像个女人,她的手指是那么灵巧。看着那些草在她的怀里跳跃,常常让我忘了把整理好的草递给她。

如果田里的活路不太忙的话,她一天能编四张草垫,赚两毛钱。那个时候,这些钱能给我和妹妹一人买一支铅笔,还是一头带橡皮擦的,还能剩五分钱。如果买火柴,一年就够用了,可她总不到万不得已才用火柴,平时总会将一根木头埋在火灰里,就成了炭,要用时一吹,就有了火。

每次去镇上卖了草垫后,她就会给我们一人带一颗糖,让我们的嘴甜很久,她看着我们甜,响亮地咽口水。

偶尔她也会带几块糕点回来,说是快过期了,供销社的赵伯伯让她带回来给我们吃。

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,她偶尔也会笑起来,她笑的样子很好看,我和妹妹都喜欢看到她笑。

但也许是太辛劳,更多时候她总是一脸倦容。

两只小刺猬

暑期的雨特别多,一阵一阵的。

一下雨我们就不用下地,妹妹写作业。妈让我学着补衣服,妈依然呆在牛棚里编草垫。

隔壁传来燕儿一家三口的欢笑声,很好听,也很刺耳。燕儿经常有水果糖吃,她妈说,死丫头,小心糖吃多了烂牙。羡慕得我们直咽口水。

我听不得那样的笑声,因为我们家很少有,爸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沉默着,总好像是谁欠了他的账一样。他一年难得回来几次,他在县城机械厂当工人,一回来就跟妈吵架。村子里传言说,爸在外面又找了一个老婆,每次回来就是要跟妈闹离婚的。还说,妈是死皮赖脸要嫁给爸的。

但我从未听妈抱怨过,就连我们偶尔对爸有怨言,妈会立刻斥责,怎么说他都是你爸!

虽然我跟妹妹不喜欢爸,但是绝不允许外人说他坏话。

只要听到有谁敢说爸的坏话,我们就扑过去连抓带骂的,直骂到人家求饶才罢休,村里人在背后都骂我们是没有教养的野孩子。

有谁知道,我们像两只刺猬,随时竖起小小的刺,不是要伤别人,而是保护自己。

一块水红的布

有一天,放学后我早早的回来了,推开大门时,却看到供销社的赵伯伯正在跟妈拉扯着。

赵伯伯看到我愣了一下,松开拉着妈衣袖的手,弯下身捡起地上一块水红的布说,看丫头都这么高了,让你拿着给她做件衣服穿,你也不肯。

妈说,拿走。

赵伯伯把布叠了叠塞进衣服里,放在胳肢窝那里。临走时,他抚了一下我的头。

我一直很喜欢赵伯伯的,他不像村里的其他人那样瞧不起我们,碰到我们总是笑眯眯的。我对妈不要布料心生不满,那么漂亮的布,做成衣服肯定很好看。妈为什么不要呢?看着妈那黑沉沉的脸,我哪敢问她。

而那天晚上,我在睡梦中被妈的哭声惊醒,妈的哭声很压抑,很悲切。我睡在她的脚头,一动也不敢动。

不多久,我看见燕儿身上穿了一件水红的衬衣,特别好看。我敢肯定,这衣服一定是赵伯伯那天拿到我家的那块布料做的。

只是燕儿那水红衣服没穿几天,就让一个女人给扒了下来。这女人不光扒下燕儿身上的衣服,还打了燕儿妈几个耳光,骂了许多难听的话。

那天村子里很热闹,可妈却把我们关在家,不让出去。

最后妈说,那不是一块布啊。

我似乎听懂了妈的话,这才知道她为什么不要那块布。

你们是有爸的

受妈的影响,我和妹都很内向。除了帮妈做些家务活,就是用心读书,所以我们的成绩在学校一直很好。

可我知道,虽然妈勤扒苦做,但要供两个上学是不可能的。妹妹说她不读书了。妈却说,都要念书。戏里唱,书里有个黄金屋。

妈没有读过书,平时也很少言语。这句话让我们吃惊。

那些日子,妈陆续卖了家里养的鸡鸭和一头半大的猪崽,那头牛,她牵了几回,终是没卖,可眼看离开学的日子渐近。妈捏着手里薄薄的几张钱,眉头越锁越紧。我和妹妹捡起妈没编完的草垫,一张一张地编下去,那么热的天,我们坐在草棚里,谁也不肯休息。

离开学只有一个星期了,妈说要出去一趟。三天后,妈回来了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,她笑眯眯地说,有钱了。我问妈钱是哪里来的,她说,莫非你们都忘了你们有爸的?

这句话真让我们开心……

三年后,我从卫校毕业,分到镇中心医院。妹妹读了高中,因为妈说,咱们家还没个大学生呢。

村里人都说,妈快要熬出头了。妈的脸上这才偶尔有一丝笑意。

我们一家四口整齐地哭了

时间像水一样流过,我结了婚有了孩子,妹妹大学毕业留在了城里。像是一转眼,妈的脸上有了暮气,走路缓下来,骨头好像也僵了下来。而爸,依然在县城,村里有人看见他说是也老了。

我们坚决不再让妈种田了,自作主张把家里的田转给邻居种,甚至不再让她编草垫,但我还是隔三差五的在镇上碰到妈,她来卖草垫。妈说,编个草垫就当是给她解闷吧。

那天在上班,妈突然来电话要我立刻回家一趟。我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时,看到家门口围着许多乡亲。一下子懵了,以为妈出事了。等我挤进人群,却看到爸半躺在门口竹床上,一个女人正对妈嚷嚷,这么多年你不是不肯离婚吗?现在把他给你送回来了……

妈什么话也不说,只是用温水给爸擦洗脸。爸下肢瘫痪,那女人说是在工地摔坏的。这女人还算没坏良心,把工地上赔的三万块钱也一并带了来。

隔些天,妈让我把那三万块钱送给那女人,妈说,她也不易,孩子还在上大学,用钱的地方多。我这才知道,爸真的是家外有家。把钱给那女人时,她哭得很厉害,说老早死了丈夫,一个人拉扯着孩子,我爸是个好人,他们一起生活了很多年。

也许爸真的是个好人,他照顾着别人的孤儿寡母,可他没有想到我们也因此成了孤儿寡母。

虽然很久前我是曾盼着他能在这个家里出现,可现在真的出现了,却让我们难受。他躺那里,像是一堆垃圾。

妈不这样想,她把全部精力用在爸身上,给他按摩,找药方,忙得团团转。

我说,妈,这是为什么?

妈说,他是你爸呀。

妹妹从城里回来,指着爸的鼻子说,你现在不能动了,才想起还有我们啊,当初我们个被人欺负时,你在哪里?别人家的秧苗都绿了,我们家的田荒着,你在哪里?

妈跳起来抽了妹妹一个嘴巴说,你不要你爸了,他还是我的男人!

第一次,我们一家四口整齐地哭了。恨,好像顷刻间飞了。

三十年,她成了老女人

那是个周末,我领着孩子回家玩。妈突然叫起来,快来啊,你爸的脚趾能动弹了!妈那一脸的泪花花。

从爸的脚趾能动,到双腿能够曲伸,用了大半年的时间。下一步,妈说,要让他学会走路。

妈砍了两颗小树,用尺子量了爸的身高,做成栏杆,然后把爸扶进栏杆里说,走啊。爸用手撑住栏杆,勉强挪了一步。

就是从这一步开始,妈用了一年时间,让爸学会走路。

妈说,现在你会走了,脚长到你的身上,你要是……

爸说,哪里也不去了。

那天趁妈不在身边,我问爸学费的事,爸竟哭得一塌糊涂。从他断断续续的述说中,我知道了原来当年妈去问他要钱时,被那女人堵在家门口不让进,爸也恨妈不肯离婚,也不理她,妈就那样在爸家的门口坐了三天,他怕妈出事,就偷偷给了一万元钱。妈这才拿了钱回家。

妈拿着钱回家说,莫非你们都忘了你们有爸的……

妈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言语华丽的话,也不会讲一些大道理。她就像一只老母鸡,把我们护在翅膀下,用她不多的言行,教会我们做人。生活给我们那么多磨难,她的心里有多苦?我们不曾知晓。我们只看到她从早到晚,一刻不停的为我们忙碌着。

从一个年轻妇人到一个老女人,她用了三十年。

那场电影,那场恋爱

我不懂妈,比如这三十年这么清汤寡水地过着,为什么就不恨呢?妈笑笑说,过日子呗。话虽这样说,我还想不明白。

直到有一天妈说,这是她自作自受。妈说,那时你爸在县城当工人,穿一身劳动布做的衣裳,四个口袋,上头插一支钢笔,露了一点笔帽儿,老远看着亮闪闪的。那时我在塘边洗衣裳,看着他走过来,我朝着他笑了笑,他也笑了笑,他的牙很白,一看就是经常刷牙的,不像村子里的男人都是黄的……

妈叹口气说,我不认得他,只晓得他是邻村的,我像中了邪,要是第二天村里不放电影的话,也没事。电影叫个《庐山恋》,在村部我又看见他了,就站在我旁边,电影里一男一女亲嘴了,我拉了他的手……

妈红着脸说,我和他钻进了草垛……两个月后,我怀孕了,我上县城去找你爸。他不愿意,我吓他说,不愿意,就坐牢。这下,你爸没辙了。你爸是恨我的,恨了一辈子,他老觉得他钻了套子……

听妈这样说,我总算有点明白了。

妈和爸在一起过了四年,有天妈突然发病了,不会说话了。

我们立刻把她送到医院,是心肌梗塞,医生回天无力,我和妹妹摇晃着她,大声喊,妈!妈!

奇迹出现了,她有气无力地说,别喊了,太累了,就让我睡吧。

就这样,我们家的老女人睡了过去,再也没醒来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