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皮靴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念斌再被立案侦查念斌投毒案始末回顾

发布时间:2020-11-22 11:17:45 阅读: 来源:皮靴厂家

8月25日早上,距离福州高院宣判念斌无罪已经三天。

丁云虾的公公、两个孩子的爷爷举着照片问,“两个孩子没了,谁给我们一个说法?”

一名瘦弱的女子和几名花白头发的家属拿着两个孩子的照片,在法院里讨公道。丁云虾,这个在悬案中失去了两个孩子的苦命寡妇,已经住在法院好几天了。

早上6时,记者在福州高院围墙外面给丁云虾打电话,她没法出来—法院还没开始办公,她被锁在大门里面。即使门开了,她也不肯出来:“出来,肯定就进不去了。”

晚上再打,她的声音更加嘶哑无力:“我很不舒服,没力气了。”但是,依旧不肯走出法院。

在丁云虾坚持的背后,是两个家族的仇恨。

8年前发生的“念斌投毒案”在福州市平潭县掀起了轩然大波。谁也没有想到,在接下来的整整8年时间里,念斌先后被判了4次死刑,3次因证据不足被发回重审。就在这八年的诉讼拉锯战中,丁家早已经认定了念斌就是凶手。

八年来,念斌的姐姐四处奔波为弟弟伸冤。当无罪判决一锤定音后,伸冤者瞬间转变成了丁家。对他们来说,案子再次成为悬案,真凶依然无着,正义依然缺席。

念家和丁家拉锯战从法庭上,延续到了法庭外,究其原因,还是侦查机关当年说不清道不明的调查。

两个家庭的破碎

2014年8月22日这场庭审判决前,气氛更为紧张。

8月20日,念斌的姐姐念建兰接到平潭县澳前镇政府的电话,商议宣判当天如何用专车把念斌的亲属送至法庭,演练行车路线,以避免发生冲突。澳前综治办反复叮嘱:如果判决无罪,不要放鞭炮庆祝,以免丁家亲属受到刺激。

庭审当天,县里在前往福州的路段对乘客进行身份证查验,对澳前村户籍俞姓(丁云虾丈夫姓俞)、丁姓人员一律严格控制。

宣判之时,福州高院门口的道路实行交通管制。宣判之后,一辆早已备好的车马上把念斌带走。“就怕被害人家属在法庭闹事。”

“家是回不去了。”如今,居无定所的念斌借住在朋友家。8年前,在警方宣布念斌是杀害丁家两小孩嫌疑人、带走念斌的同一天,愤怒的丁家将念斌的家砸毁。

南都记者8月24日来到平潭县澳前村,发现这栋房子仍然保持着被打砸后的原貌。

绿色玻璃窗已经被砸碎,房间里一片狼藉。家具、电视、冰箱推倒在地,婴儿车、布娃娃和飞机模型散落在地上和柜子上。

客厅中央,挂着念斌父母的黑白遗像。

念斌父亲在念斌被抓4个月后郁郁而终。念斌的母亲则精神失常,在今年春节去世,临终前想看儿子一眼而不得,含恨而去。

从看守所出来,念斌就想回父母的坟前,说一声:“儿子回来了。”但一想到激动的丁家人,就有些犹豫。

“这有什么好怕的。过两天,我就计划回去上坟,你们可以一起来。”姐姐念建兰的性格已经被八年的抗争淬炼得坚如磐石。

她留着短发,穿着打扮偏男性,说话干净利落,气场很强。她不否认为了给弟弟“伸冤”,自己性格都变了很多。“判了我弟弟四次死刑,我都快被逼成神经病了。”

“538页,氟乙酸盐的解释。”她脱口而出。为了搞清楚这种物质,她一度天天查化工词典,8年下来,她自嘲也成了半个毒物专家。

就是这种物质,让她弟弟坐了八年牢。

8年前,念斌租下陈炎娇的房子,开了家食杂店,丁云虾也开了一间经营品种相似的食杂店,两个店铺仅一墙之隔。

2006年7月27日晚上10点多,丁云虾家遭遇横祸。女儿俞悦走进房间哭闹说头疼肚子疼,接着大儿子俞攀也从睡梦中突然口吐白沫,无论怎么喊也喊不醒。起初家人以为着凉了,用尽了各种偏方,均无济于事。送往平潭县医院后,被诊断为食物中毒,经医生抢救无效死亡。

当日见到丁云虾的小孩中毒,念斌还曾帮忙叫车送医院抢救。不料,几天后念斌成为投毒嫌疑人。

福建平潭警方经过侦查,确定案件是人为投入氟乙酸盐鼠药所致。据念斌的口供显示,他的投毒动机是自己顾客被丁云虾招呼到她的店里,因此怀恨在心,想教训一下丁云虾,“让她肚子疼,拉拉稀”。遂于次日凌晨将鼠药投入丁云虾家的铝壶中,没想到害死了两个孩子。

丁家:谁给我们一个说法?

8年的时间,当年事发的店铺早已出租多次,如今是一家手机专卖店。房东陈炎娇依然住在店铺门面的后屋里。提起念斌案,她直说两个去世的孩子很可爱。被问到念斌当年的为人时,陈炎娇摇摇头说,人好不好,看不出来。

丁家和念家,本是澳前村的两大姓,其间相互通婚,亲戚朋友盘根错节。因为念斌一案,两家人关系变得势同水火。

丁云虾命运多舛。2003年,丁云虾的丈夫俞建斌在天津出海时遭遇海难,接着一双儿女无辜身亡。案发后,丁云虾没有生活来源,靠年迈的公公接济度日。由于家里的房子早已年久失修倒塌,丁云虾带着幸存的儿子俞涵租住在其他地方。

得知有记者采访,丁家与俞家的十几位家人瞬间将记者围住。丁云虾的公公,两个孩子的爷爷一提起念斌就激动得挥舞双手。“8年了,来来回回地判,凶手居然逍遥法外,两个孩子没了,谁给我们一个说法?”

除了凶手没有抓到,随着念斌的无罪判决,丁家人本已可以拿到的民事赔偿也化为了泡影。

爷爷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,警觉地问记者是不是念家派来的。俞建斌的堂妹则在一旁赶紧解释:“以前来的媒体,我们都很欢迎。说了好多心里话,没想到最后播出来的就几秒钟,全是念家在说话。”丁家人认为不公正的新闻报道在改判中起了很大作用。

真凶无着,仇恨无解

“我们无权无势什么都不懂,只剩一双拳头,输了官司就只有哭,只有闹。”一名俞姓亲属说。福建省高院判决那天,丁云虾、孩子的奶奶、爷爷都参加了宣判。当丁云虾听到念斌无罪时,一口气没上来,晕倒在地。

实际上,在8年前,当公安带走念斌,宣布他是嫌疑人时,丁家人的心中就埋下了难解的仇恨。

如今,即使念斌被判无罪,不仅是丁家,还有部分村民,依然认为念斌的嫌疑最大。一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,到现在凶手还没得到惩处,村民们都特别同情丁家。

早在去年7月福建高院二审开庭期间,念家和丁家就曾经在法院里起过冲突。念建兰被俞家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太追打。

“我特别能理解他们的愤怒,失去了两个孩子。但他们真的恨错了人。我可怜他们,但不怕他们。”念建兰一字一顿地说。

“不规范”与受表彰

无法消弭的仇恨源于这个长达八年的案件。“我真希望时间停留,有一个有良知的办案人员出现。”念斌感叹。

在去年7月庭审时,念斌坚称自己被刑讯逼供才屈打成招,甚至“咬舌自尽”。但相关警察均出庭称当年办案过程“文明合法”。

对于提取证物时间错乱和验毒结果的重重矛盾,公安机关的解释是操作不规范。

无论是有刑讯逼供的嫌疑还是操作不规范,当年的公安机关都因为这一大案的破获而获得表彰。据当地媒体报道,2006年8月23日,平潭县委、县政府召开表彰大会,对侦破“7·27”投毒杀人案等3起特大刑事案件的有功人员通报表彰,并向3个专案组奖励现金5.6万元。主办此案的平潭县公安局侦查员翁某某,也因此提拔为刑侦大队的中队长。

2014年8月22日福州高院的终审判决的最大亮点在于,法院排除了侦查机关“不规范”行为所得证据。

截至记者发稿前,丁云虾依然在福建省高院里抱着孩子的照片哭泣,没有人知道,心力交瘁的她能支撑多久。她给自己的微信起了个名字,叫:“算了吧”。

ks

香奈儿戒指

卡地亚

longines手表

相关阅读